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51章 此去经年与此间少年(八)

湿润的空气让离开显得惆怅。

尽管周围没有其他人奉以掌声与鲜花,但他毕竟赢了以胜利者的姿态高调前往中央皇朝。

可他的离开更像是逃。

背影有着一丝凄凉。

当视线内的点越来越小直到消失在视线之内,林长仙确认了自己还活着这一点,也确信了月少旭真的没有要他的命。

鬓角的白发像是岁月的手擦拭过他的脸,他的脸也很苍老眼角的褶皱沉重到让他快要睁不开眼。

此战不仅分胜负也分生死,这是交战前说的,他为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但与生死相比又算什么呢。

他或许该庆幸,只是一想到回到皇朝他要所面临的便很难露出一丝笑。

仙魂没了神煌钟没了,可能释仙神域也要没了···

林长仙坐到了地上闭上了眼突然太多画面如剑穿梭瞬间闪过脑海之中,或许是伤势的缘故他的气息越来越弱最后甚至像没了呼吸一般坐化在了原地。

···

···

或许林长仙的想法并没有错,月少旭本该算是凯旋但他却是以前往中央皇朝为借口而逃离大唐。

离开是注定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只是逃这个字眼对他来讲未免有些苛刻了。

他何须要逃呢,他若此刻回去天阳城内不应该是整个皇朝都无人是他对手。

他走了很远想法便有了多远,世间万物最承受不住的是时间其次便是想。

姬思邪左丘庭还有其他人,在前往绝岚深渊的时候他便将秋毫与星陨仙还给了二人,这是断了一切那时候他便打算与林长仙了断后便自行离去。

想的有些出神,于是他走了很久之后才发现不对劲。

他失去了方向,他一眼望去却不知自己在走向何处。

但周围的景色让他觉得陌生,即使大明皇朝很多地方他也未曾见过可他不会有陌生感,那种陌生像是身处异国他乡对新环境一种本能的警惕。

“这里···不是大明皇朝。”

要离开但也要先回到大明皇朝,他至少需要准备些东西一件干净的白衣最起码他得知道朝着那个方向。

他与林长仙陷于白虎腹中,白虎身在绝岚深渊,然而当他们出来后误以为还在绝岚深渊周围,但此刻他按照心中路线却看不见半点熟悉的景物。

白虎不知道将他们带到了何处。

此刻法力恢复的不多,他毕竟也有伤在身,若是有丹药或许还好些。

他没法长时间御空飞行,他也得留着些法力应付接下来可能会遇到的麻烦,不然他完全可以御剑前行。

不知走了多久,天色变了又变。

他穿过山和大海却没有见到人山人海。

他看不到人烟就像走在沙漠中看不到水源一样。

法力恢复了不少伤势也在逐渐好转中,只是见不到人他便觉得自己像是末路中的孤羊。

“我他*妈*到底在哪···”

他很想有个人能陪他说说话,他此刻尤其想念嘴贱的薛万奇。

忽然他听到了什么动静,此刻他尤其敏感异样的声音,而那个声音又是那么的异样。

像是某种飞剑疾驰却又有些不同。

他没有躲,因为对方速度很快,很快便来到了他的上方。

“···”

那确实是飞剑只是与影响中的飞剑不同那似乎只能飞不能杀人。

飞剑上有两个人,一个中年人和一个青年人,青年人的境界只是金丹那中年人倒是有着元婴上下的实力。

月少旭很是好奇的看着二人,而二人也很好奇的打量着他。

“咦···是金丹修士?”

中年人有些惊讶的说道,而身后的青年却很是吃惊,因为月少旭比他看上去要小很多而他进阶金丹才不久天赋在宗门内已是排名前五的存在,而随便遇到的一个竟然天赋还可能在他之上。

“你是哪个宗门的弟子?”

中年人眼中有些警惕与紧张,月少旭不懂对方何来的这些情绪他只能摇了摇头至于什么意思他想留给对方去想。

“我是玉满楼的齐长老阁下怎么称呼?”

听到这个名字月少旭很明显的吃了一惊,不是因为这个名字有多响亮当然中年人与青年人却是这么以为,尤其是中年人看到月少旭脸上的惊讶更是放下心来。

“你可愿随我们一起回玉满楼?”

这是明显的拉拢,尤其是对方没有掩藏语气中的善意。

但月少旭还似乎沉寂在震惊之中,这愈发让那二人以为他只是个没见过世面却天赋绝佳的小宗门弟子。

然而此刻月少旭心中却是掀起不小的浪花,距离大明皇朝最近的玉灵皇朝,若他要前往中央皇朝此地便是他必经之地。

而此刻他却以这样的一种方式来到了此地。

飞剑落在月少旭身前,齐长老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月少旭不再拒绝直接上了飞剑与他们一道而去。

···

···

飞剑上月少旭一路观望着四周就连脚下的飞剑也不时打量。

原本对月少旭还有几分警惕的青年眼神也渐渐变得轻蔑了起来,在他眼中不过是区区灵级的飞剑却在对方眼中仿佛是什么至宝一样,这让他更加认为对方是出自哪个偏远之地的乡下小子。

所谓金丹修士恐怕也是齐长老看走了眼。

齐长老倒是不以为然,如今是玉满楼的关键所在即便月少旭真的不是金丹那也差不了太多而且以他的年龄那也是天赋极佳的,如此人才他自然不能放过。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自何处?”

“哦,我叫月贤字少旭,从山里刚出来的。”

···

···

青年人的眼神原本还是轻蔑,现在便如二者刚见面时那样,一个天上俯视一个地上仰望。

他不再将月少旭放在眼中,他掷出一块蒲团坐上然后在飞剑上修炼。

齐长老看在眼里很是欣慰,然后又偷偷打量着月少旭,他打量了很久可以说是一路上都在暗中观察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如今他也更加放心对方的身份。

因为对方真的不是做作,他的那种好奇是真的对这个片天地的无知,对方应该真的是那座山里面的从未见过外面的大世。

又飞了一段时间他们终于看到了城池,城池方面倒是与大明皇朝没什么区别着反倒让月少旭看着亲切。

城头上有人朝他们挥手示意,齐长老也挥手示意然后越过他们。

就在他们离开这座城池不远突然一道法术从后方袭来。

齐长老一个转身一手将法术掀翻,飞剑被迫停下因为前方也有拦截。

几块巨大近乎透明的镜片将他们围了起来,几个人影一一出现在他们四周将其包围。

“老齐,都这个时候了你竟还敢大张旗鼓的在天上飞啊。”

一声调笑带着几分讽刺的意思一个与中年人差不多大的男子走了出来就连境界二人也是差不多。

“老何,你竟敢在云英城动手!你就不怕龙城主出手吗!”

齐长老倒是不惧对方,但是那所谓姓何的修士周围还有好几位好手,他们联手即便是他想要逃也要费好些手段。

“都这个时候了说这种话不觉得蠢吗老齐,若没有龙城主的默许你以为我们能在这里准备这么久等你们入网吗?”

齐长老的脸色很难看,而对方却是看了一眼飞剑上的二人,

“那个就是连楼主都称赞过天赋绝佳的弟子金广元?”

月少旭身旁的那个青年早已从蒲团上站起,听到对方的话又是紧张又是骄傲。

“咦,有个生面孔,哪捡来的?”

齐长老自然不会回答对方的话,而月少旭看着对方也懒得说什么。

那些镜片映射出不寻常的光,齐长老看着那些镜片他不是打不破,只是打破这些后便会迎来对方的围剿,他没有自信能从他们手中带着月少旭二人逃离。

“老齐,我们认识这么多年别说我没给你机会,你只要发心魔大誓加入我们一派那么我们自然不会动你,当然那个金广元也一样,毕竟江颌他们那几个弟子已经彻底与我们断了关系不可能再留,而当我们着手玉满楼后也希望玉满楼后继有人。”

齐长老双眼眯成了一条缝,像是对于这条建议苦思其左右权衡其利弊。

那个何长老并不着急,因为即使是动手他们也占据绝对上风,甚至在关键时刻云英城的龙城主还会出手相助。

他可以给对方多一些时间考虑,因为他与对方也相识多年能拉拢即拉拢,谈不拢再说打杀之事。

“你说的江颌是玉满楼的那个江颌吗?”

月少旭开口,而身旁的金广元看他像在看一个白痴。

因为这是一句废话,所有人口中的江颌都只会也只能是玉满楼的江颌,不仅仅是因为他不是玉满楼如今年轻一代的大师兄更是因为他的天赋卓越已然快要到了突破元婴的地步。

甚至若不是出现现在的一些意外,江颌很有可能直接便是下一代的玉满楼楼主。

“你是?”

何长老对于这个不认识的年轻人眼神有些意味深长的问道。

“所以你们算是与江颌一伙的?”

他没有理会对方的话,而是直接问了齐长老。

很奇怪明明如此紧要关头,偏偏月少旭的话让齐长老有股莫名的安心,他点了点头并且讲诉了如今玉满楼的情况。

作为玉灵皇朝的第一大派,玉满楼不像大明皇朝的释仙神域被一寺一宗一潭平摊威名,又被大唐以及书院所制约,在玉灵皇朝玉满楼就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修真界的领袖。

整个玉灵皇朝以玉满楼为马首是瞻,即便是几个国家也是以玉满楼为尊。

这样的存在在皇朝中没有任何威胁,唯一的威胁便只能是他自己。

外安但内忧。

玉满楼的楼主年事已高,但怎么也还能活个近百年,但不久前却不知中了什么邪突然病重几乎要了他半条命,至此之后他便只能卧床不起。

久之便有人起了歹心,太上长老中更是有人开始谋取楼主才有的权利,当尝了甜头之后那些埋藏在泥地下的邪恶种子纷纷破土而出。

最终玉满楼彻底分裂成两派,一派则以还未逝世但却不见丝毫好转的楼主为主誓死要捍卫玉满楼正统,而江颌作为年轻一代的大师兄更是首当其冲带着自己的师弟师妹门朝着楼内的那些长老发出抵抗。

而另一派则是坚称楼主已经病逝,现在的楼主不过是个傀儡就是对方为了掌控楼主之位。

于是双方之间的争斗也愈演愈烈,最后到了厮杀的地步。

说到这月少旭基本听懂了,他点了点头一幅大义凛然的样子,这让不少在场人看的皱起眉头。

何长老对于对自己视而不见的家伙很是不爽,尤其是看着面对齐长老的解释对方不时点点头的样子就更让他有些火大。

“说够了吗?”

何长老挥手示意,周围几人纷纷打算动手。

“想好了吗老齐?”

最后一句而齐长老拧着脸仍是不愿答应,月少旭身旁的金广元却是无比着急,也不知是担心齐长老的安危还是担心因为齐长老的决定而影响到自己的安危。

“想好了。”

月少旭又开了口,何长老看向他脸上有些诧异,而齐长老与金广元也是同样。

他们以为齐长老与金广元碍于身份不愿主动开口,所以这个看不出半点深浅的家伙才出来主动替他们投降。

“要活得还是死的?”

“什么?”

“我是说这些人你是打算要活得还是死的,这样我出手好有分寸。”

齐长老瞪大了眼睛像在看一个疯子,而何长老等人看着他就像看一个疯子,身旁的金广元看着他···眼神就是在看一个疯子。

“你从哪找来的一个白痴···”

话还未说完何长老觉得两肩有些凉,当他回过神时他的双肩已经被人卸下。

痛苦还来不及从嘴里吼出又是一道剑光他的头颅便已飞了出去。

一切发生的太快,所有回过神时何长老的元婴已经离开了肉体。

“你···”

此时的何长老眼中只剩下恐惧,其余人立刻出手只是还是晚了一步,那困住他们的镜片一个响指之中便粉碎成了无数块。

月少旭摊开手几块破碎的极其整齐如菱形的镜片悬浮在手掌上,随着一道金色的火焰将镜片燃烧他轻轻一个去字几块镜片便将其他几名修士的身躯洞穿。

接着那些修士身上燃烧起无法熄灭的金火,在来不及痛苦与挣扎中便烧成了灰烬。

月少旭后背一头白虎身影窜出,那几个元婴来不及逃窜便被白虎一口统统拿下叼回到了月少旭身前。

金广元早已吓的瘫倒在了飞剑上,而齐长老看着月少旭就像看着一头怪物一样下意识想起了对方介绍自己时说的话。

“你到底是来自哪座山···”

“哦,你们可能不太清楚,其实我是从玄若山出来的。”

同类热门
  • 空斗星痕空斗星痕寂梦无痕|玄幻在浩瀚的银河中存在着许多大大小小的星系。这些不同星系中存在着不同的文明。而在这众多文明中,却有一个文明正悄然变化着~~~
  • 异界之终极外挂异界之终极外挂小鱼调猫|玄幻李凡仰天大笑道:“我就是如同外挂一般的存在。”【请喜欢本书的兄弟们加群113843792。】【本书绝不TJ,偶会写完它的,每日至少一更】
  • 万创神说万创神说我不是阿沐沐|玄幻这个世界本是蛮荒世界,自从我来了之后,一切都开始改变了 刚开始,这里妖兽肆虐,人类武者群起,但奈何也只是苦苦生存,普通人更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这个世界——这个时代,除了武者拥有能力抵御妖兽外,普通人只能用冷兵器:长矛、弓箭、大刀 但在强大的妖兽面前,普通人犹如蝼蚁 而我——来自另一个世界:地球 在这个世界,我有一个所谓的拯救世界的任务,我不知道能否完成 但为了改变现状,为了让普通人摆脱痛苦,我决定改变这个世界,在这里发展地球的科技武器 让普通人不再是普通人
  • 左手国度左手国度灯绳|玄幻这是一个灵魂力量强大璀璨的大陆。这个大陆上的人,右手肘内侧,少海,曲泽,池泽,郗门四点魂芒构筑魂湾,离魂的无尽秘密,尽数收藏。身世坎坷的少年无意开启了左手魂湾后,等待他的将会什么?且看他紧握猎云天枪,扶摇直上!让兄弟之义和爱恨情仇,在魂力肆虐的壮阔波澜中吟唱一曲不灭凯歌。
  • 是勇士就当城主是勇士就当城主大琪哥|玄幻“拥有一个手下的城主,和一无所有的城主毫无差别,你只超越了0.01%废物,所以还在自满什么,只有努力,才能征服星辰大海” 求求各位好哥哥给个收藏,嘤嘤嘤
  • 地狱魔犬地狱魔犬超强外挂|玄幻第一次写可能不好多多包含在下一定会努力的.....
  • 武道圣尊武道圣尊花生落红尘|玄幻烈炎神君被人算计,借助偶得异宝转世重生,重新崛起,踏六合,扫八荒,破九宵,凭借大毅力终于杀回龙梵界,报仇血恨,最终成为一方神王,登得武道巅峰!
  • 凌世天帝凌世天帝续尘|玄幻凌笑,一个孤儿。因为一代天骄萧玄朗的原因,死去武玄门的三生池当中。死后,来到了新的世界。他得到了一门修炼灵气的功法,进入了凌家,当了护卫。看他如何获少女芳心,看他如何卷起万丈风云!
  • 无魔剑士无魔剑士驱动之心|玄幻孑然一身,四处游荡,灵力满贯,举世无双。剑道路长,心存迷茫,命中缺魔,更是硬伤。一个誓言,踏上征程,只为守护,燃烧力量。修炼三秋成剑圣,提剑血洗心中恨,潇洒霸气走一生,世间唯我杜宇尊!
  • 剑御河山剑御河山夜无忧|玄幻三尺青锋所指,千军万马所向,血染河山,成就无上霸业。立于凡尘,吾当万万人之上,傲视河山;登顶九天,吾当执掌天苍,俯览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