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最大袭击(完结)

九月六日,部队驻地内。

叶梓川在汽车里戴上墨镜,提起旁边座位上准备好的一篮水果走出车门,望向数十米前那座十层楼高的白色建筑物,上面挂着用红色石料打造的十七个字体“汉东省省属超能力者特殊部队附属医院”,正是那所小瑶曾经住了半年的医院。

“走吧。”

叶梓川牵着小瑶走进医院,跟随旁人进入电梯,到达三楼离开,然后停在备注栏里写着唐小萧三字的病房门外,左右扫了两眼,没人注意,敲了敲门。

“请进。”

叶梓川摘掉墨镜走进门,望向室内唯一的一张病床,唐小萧正坐在那,抱着平板电脑写东西,若不是她身上穿着病号服,恐怕没人会知道她受了伤。

他将水果放在附近桌上,笑着问:“几天不见,已经可以自由活动了?”

“嗯,已经没事了,不过还要住几天进行康复治疗,很快就能出院。”唐小萧举了下那只曾经被歹徒卸过的手,如今上面连绑带都没有。

“那就好。”

“动力装甲呢?今天怎么没在身旁?”

“放车里了。”

“还是多注意点吧,上面都考虑到你的情况完全解锁了,再发生意外就不好意思了。”唐小萧说。

叶梓川耸了耸肩,问道:“那两个刺客为什么暗杀我?又是从哪里得到的情报,现在查到了吗?”

“没,查不到更多了,他们的相貌在公安系统里对不上,天眼系统拍摄到的画面也只限三天前,在有踪迹的地方也找不到能辨别身份的东西,现在已经归纳到未知袭击者名单里了。”唐小萧将平板电脑面向他,上面打开的未知袭击者名单中显示着西装男人和陌生男人的相貌,一个标注为A级超能力者兼A级改造人,另一个仅被标注为A级改造人。

“这样吗,被秒杀的那个也就罢了,这个速度甚比S级的家伙,即使在A级超能力者中也是名列前茅,具有争对性、能够知道我详细情报又辨明不了身份的,怎么想也只有蓝杨一伙能派出吧。”

“部队也是这么认为的,问题在于死无对证。”

“嘛,反正都死了,今天来还有两件事,一件是本来前几天来时就该说的,对不起,那个时候如果拉上你一起逃就好了。”

叶梓川指的是当时逃出门外,没有拉上唐小萧的事。

当时唐小萧确实有事在门外说话,但并没有找他,发消息给他的是引他出来的两名刺客之一,而他当时还存有侥幸之心,以为刺客不会盯上唐小萧。事后细想简直幼稚,刺客没有提前对唐小萧出手,只是为了麻痹他。

“为什么要道歉?没有人责怪你。”

“只是觉得应该道歉。”

“如果拉上我肯定会被对方追上,你并没有做错。”

“错了!”叶梓川顿了顿,有点懊悔地说,“虽然也许是没做错,但如果当时我能想到后面的事,肯定会拉上你的,绝不会把你一个人留给他们。”

唐小萧愣了下,笑着说:“能听到你这么说真好。”

“这、这很正常吧。”

“才不正常,”唐小萧摇头,目光中带着狡黠说“虽然大家都觉得叶梓川温柔、平和甚至软弱,但实际上你骨子也是凶狠的人,有必要的话,能毫不犹豫地夺去别人的性命,或者漠视别人被夺去性命,如果不是这样,这半年里你早就死在谁手中了。”

“啊……”

“这点很多人都一样,要保命的时候总会做出正确的选择,所以场面话谁都会说,但真正重来一次,他们还是会选择明哲保身——除非是重要的人,才会让他们改变想法。能被你看作重要的人,我很开心。”

“……不客气。”叶梓川抓了抓头发。

“那第二件事呢?”唐小萧问。

“嗯,第二件事是,这次可能是最近的最后一次见面了,明天我和小瑶会去天京。”

“天京?为什么?”

“她嫌汉洲玩腻了,去天京有更多玩的地方。”

“什么时候回来?”

“不好说,反正随时保持联系吧,另外动力装甲我带走可以吧?”

“嗯,已经完全归你了,只要不交给旁人就行。”

“那行,我就先走了,再见。”

“再见。”

叶梓川走出病房,松了口气,这次聊得意外有点多。中途氛围很好,感觉继续下去能更进一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怕得就是更进一步。

“我不懂耶,为什么哥哥你这么笨呢,明明可以邀请她的,就算等两天我也会答应的。”小瑶问。

“啊?你就不怕当电灯泡吗?”

“为哥哥的未来着想是小瑶最重要的事!”

“说得好,但她留在部队里会更安全,我可不想再发生让她无辜受牵连的事。”

“哈?这是逃避吧?这是逃避吧?小瑶我还是看得出来的!”

“现在离演唱会还有一个小时,不去吗?”

“去!”

演唱会在市中心最大的露天体育场举行,整个体育场从天空往下看就像一个巨大的碗,直径三百米,最高处八十米,这是一个可以容纳十万人的巨碗,是由钢铁森林组成的巨型建筑物。

而今天这个建筑物的主角是东方静。

东方静是谁?什么人物?曾有人这么说,“将整个中央联邦的歌星做个排名,她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这句话或许言过其实,但要说谁能肯定比她出名,还真没有。东方静十六岁出道,至今十年,名声享誉全球,在整个地球联盟里,也是一等一的歌星。

也正因为出道十年,现在正在举办十周年纪念巡回演唱会,将在中央联邦、西方联邦、前进联邦这三大联邦里各挑选八座首都及省会城市进行,而九月的第一场,就在汉洲。

拜此所赐,这个平常很少会聚集起十万人的体育场,今天将人满为患。

这十万人聚集在一起,只要出了点意外都会演变成大事件。为此省属部队派出三分之一的A级超能力者共八名和市属部队的全部A级超能力者共五名为首,加上近五十名市属部队队员和近千名警方、保安人员负责这里的安全。

在演唱会开放进场前,叶梓川曾因手持装有动力装甲的黑色手提包被人注意,但在亮出省属部队的身份后,毫无意外地被安排入场。

叶梓川记得古贺加奈、郑浩林等校友都说会来,人数应该不少,只是会场太大人太多,想在十万人里找他们太难了。不过这正好,上个星期才发生那种事,真见面了反而会影响他们观看演唱会的心情。

入场检查井然有序地进行着,无人的座位也渐渐被填满,等到十万人全部进场完毕,舞台上灯光闪烁,伴奏响起,在一众伴舞的陪伴和粉丝的欢呼声中,一道人影缓缓走入会场。

“大家好,欢迎来到我的演唱会!”

叶梓川的座位很靠前,可以清楚看见东方静的相貌。那是一个长发披肩的美人,头发亮黑秀丽,肤色白嫩如霜,身材高挑苗条,看起来不像是歌星,反倒是位尊贵、优雅的贵妇人。

演唱会开始了,东方静的歌声时而婉转动人,如山涧中的潺潺流水;时而激情澎湃,如大海的滚滚浪花;时而忧郁悲伤,如美人望月伤悲,看花泪下。

如果歌声就这样继续,这会是一场主客皆大欢喜的演唱会,直到落幕后,所有人都会心满意足,但只是如果——歌声最终还是被打断了。

“咻咻咻……轰!”

最开始只是被歌声遮掩的异常声音,但当真正被注意时,已经演变成了一场发生在空中的爆炸。后知后觉的观众也许会以为那是什么即兴表演,但叶梓川和在场所有部队队员、警方、保安人员都知道——那是导弹,是被拦截在空中的导弹。

在演唱会上空,正盘旋着数十架战斗机,导弹就是由其中数架战斗机发射的。

这些战斗机并非同属一个阵营,其中五架来自省属部队和市属部队,最大的那架名为飞鸟四号,与飞鸟四号等战斗机对峙的则是八架又小又迅猛的战斗机,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发射各种导弹,而部队所属只能被迫拦截,偶尔有一次拦截失败,就会导致附近一座高楼大厦倒塌。

随着爆炸发生,歌声戛然而止,来自观众的惨叫声也传了出来,肉眼看不见那些观众之间飘过的身影,但可以看见他们泄出的鲜血。那些身影其实都是身穿红色动力装甲的金属身躯,是从空中的敌对战斗机上空投到现场的,而且几乎都有着A级超能力者的实力。

与之相对,省、市部队也派了身穿银色动力装甲的超能力者阻止,但他们只能做到减少伤亡,想要完全阻止太难了。

“救命!”

“快、快跑!”

观众们都慌乱了,一个个站起来、跑起来,想要离开这里,然而除了极少数离出口通道近的人幸运逃掉,剩下想要接近出口通道的人都被袭击者重点对待,要么变成了堵住通道的尸体,要么被崩溃的通道压住,而更远处的人还不知道,使劲地往出口通道挤压。

“冷静!大家都躲起来!不要跑!”

东方静的声音借助音响传遍全场,然而并没有用,在恐惧面前,明星的号召力也无济于事,反而吸引了靠得近的人跳下舞台,想从舞台的通道离开,却被袭击者击杀。

这里已经变成了逃不掉的屠宰场,惨叫声、尖叫声、哭喊声交织。

“最担心的事到底还是发生了。”

叶梓川叹了口气,这里一旦发生袭击,那就是汉东省史上最大的袭击,如果可以,他真不愿意出现在这里。

“哥哥,救人吧!”小瑶说。

“我知道,即使我不想救,你也会逼着我救吧。”

叶梓川拉开手提包,三十二具暗银色器具飞出,转眼就包围在他身上,凭借动力装甲的探测系统,他看见了那些飘在观众间的身影,他们身上的红色,像是装甲自身的,又像是血液染上的。

其实袭击者很少,只有三十来人,只不过大部分都是A级超能力者,杀伤力极强,需要多个市属部队队员联手抵抗。

这时通讯系统传来联络,是李远东:“叶梓川,听说你在现场,麻烦你参与救援,袭击者是蓝杨一伙,我和刘惜之马上到,在外市的侯龙也正在回来!”

大约三十个A级超能力者,这已经比省属部队还多了,省内能达到这规模的除了蓝杨一伙也没有其他人。

“不用你说我也会的。”叶梓川回复。

虽说答应救援,但十万人全救并不现实,只能选择性救人,先救重要的人,比如自己认识的熟人古贺加奈、郑浩林他们,所幸现在穿戴了动力装甲,辨别十万人身份并不困难。

在寻找熟人时,叶梓川意外发现了个白头发的身影,是詹华,虽然不知道能力是什么,但毫无疑问是S级超能力者的詹华。

詹华现在正和其他几个像是保镖或者粉丝的守在东方静身边,因为出口通道都堆满了人,又不像剧院那样有升降台,只能被迫站在舞台中间。不过那里给人的感觉很是平静,明明会场各处都很乱,空气也是凌乱的,唯有那里像一处净土。

是詹华的能力?如果是,那应该能做到更多。不过他并不打算指点,设身处地地想,他也会优先保护自己担心的人。

很快他要找的人找到了,古贺加奈等人都在远处某排观众席内躲着。

叶梓川迅速飞过去,看见古贺加奈、郑浩林和其他校友,不知为何没见到堂岛一郎,虽然那个人并不是校友,但应该会来陪伴古贺加奈才对。

“我是叶梓川,同学都在这里了?堂岛先生没来?”

“阿川?阿川是你?还活着的同学都在这里了,只是……”郑浩林灰头灰脸地抬起头,看向身旁被几个女生紧紧抓住、低头抽泣的古贺加奈,古贺加奈身上没有伤,却有一半衣服沾染到了血,“只是堂岛先生和其他同学之前坐在古贺小姐旁边,不幸被坏人杀了。”

“我知道了。”

叶梓川施展能力,操控周围的金属椅把他们和附近的人围住,然后跟着自己飞到会场外面。

整个过程没人打扰,那些袭击者要么被部队队员盯上了,要么趁没人盯着收割其他生命,并没有为这十几人阻止叶梓川。

“你们逃吧,越远越好。”

叶梓川吩咐完后,重新飞回会场。

叶梓川回到这里,没有马上参与行动,而是上空环视一遍,仔细观察袭击者们的情况。准确地说是想要找到蓝世爵、杨建光这两个首领的真身,但可惜的是,没有发现明显超出A级的超能力者存在,也代表着可能蓝杨两人并不在这里。

没有蓝杨两人,说正常也正常,说不正常也不正常。正常是指蓝世爵、杨建光两人已经是S级超能力者,到了这个层次,虽然杀人依旧会有提升,但提升有限,即使杀了在场十万人也不会晋级,犯不着冒险。至于不正常,那就是这里聚集了他们很多手下,按理也该找到他们的身影。

“管这么多干嘛,赶紧救人啊!”小瑶说。

“我想擒贼先擒王,如果他们不在,说不定是声东击西,那他们的目标就是省、市议院,这就不该让李远东他们全部过来了,但也有不排除是在埋伏,就等着像我这样的S级超能力者出手然后偷袭。”叶梓川说。

事实上埋伏的可能性更大,如果他们想更多的杀人,就应该以整个市为目标,到处袭击并分散部队的注意力,现在这样,反而像是刻意告诉部队,他们就在这,来让一网打尽吧一样。

“那怎么办?”小瑶问。

“也只能出手了,救人最好的办法也是阻止,如果真的有偷袭那就拜托你了。”叶梓川说完,挥手一甩,三十颗钨钢珠子全部漂浮在外,瞄准最近的三名没人盯着的袭击者射出。

“咻!”

这时意外发生,所有射出的珠子速度突然慢了,那三名袭击者远远看见就避开了。

“嗯?是杨建光?还是谁?”

叶梓川疑惑,能够减缓他的攻击速度的能力并不少,但能够全部减缓,说明自己早就被盯上了,在袭击者都着眼于收割生命的现在会早早盯着他这刚出手的人,说明游刃有余,多半身在事外,而身为斥力能力者的杨建光就很有可能。

另外盯上了却不趁机偷袭,反而偷偷阻止,这就有点令人匪夷所思了,难道是他瞄准的这三个人里有他看重的人,又或者只是不想看着自己手下被害?

叶梓川再次出手,这次不再瞄准区区三个人,而是瞄准三十个袭击者,无论是否有部队队员牵制,都用珠子一对一射出。

这次目的并不是击杀,而是试探,三十颗珠子朝三十个方向射去,看看结果如何。

结果是全部被阻止了,这次并不是减缓,而是实打实地的用强大力量阻止了移动。

“武器不够啊,”叶梓川皱眉,动力装甲配备三十颗的本意只是应急,“赵一山,飞鸟四号上有钨钢珠子吗?”

在他答应参与救援时,就与在场所有部队队员建立起联络,也知道在场的指挥者是赵一山。

“抱歉,叶哥,没想到你会来,所以没有提前准备,不过李队长他们过来时会带来的。”赵一山的回复倒也不出意料。

“没办法,那就只有我亲自出手了。”叶梓川说完,亲自向一名袭击者冲去。

被盯上的那名袭击者是铁能力者,这名袭击者一直在控制大量金属椅攻击观众,没有比他更适合被自己盯上的人了,他的控制铁能力不过是A级,而自己可是能控制全部金属的S级超能力者,简直是完美克制。

叶梓川施展能力,强制接管金属椅的控制权,转而将铁能力者包围,铁能力者大感吃惊,想要使唤动力装甲喷射气流逃出。叶梓川也对他的动力装甲施展过能力,但毕竟主材料是便于移动的轻型合金,最多做到减缓速度,真要留下还是有点难的。

不过叶梓川已经亲自到了,他对准铁能力者直直地轰出一拳,这一拳没有任何花里胡哨,没有惊起任何风声,但若是当作大块钨钢金属来看,就可以想像,这拳若是击中,怎么也该把对方轰出个大洞来。

“砰!”

叶梓川感觉像是有一道海浪挡在身前,使劲迫使自己往后退,但他不是那三十颗小小的珠子,而是一整块钨钢金属身躯,斥力可以减缓他的速度却不能阻止他。

“轰!”

眼看就要击中对方了,一道突如其来的爆炸在两人中间产生,爆炸火光烧不着动力装甲,但释放出的强烈冲击波加上斥力却将叶梓川远远击退。

“这回是蓝世爵了?”

蓝世爵,蓝杨一伙的最大首领,拥有爆炸能力,看起来跟燃烧能力类似,也都是初始A级能力,但却跟重力、温度等一样属于非物质能力,能够不依靠物质、随心所欲地引发爆炸。

“咻咻!”

那名铁能力者成功逃走后迅速反击,虽然他不敢施展能力,但他双手各握有一把激光枪,瞄准了叶梓川射去。

叶梓川早有预判,在对方举枪前就已躲开,但那两道激光却击中了观众席,造成了好几人的死亡。

“灭!”

两道爆炸在铁能力者手中发生,那两把激光枪是金属造的,能够随叶梓川心意扭转成废金属,只是在扭转时触发了里面的能量,导致发生了爆炸。

叶梓川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再次向前冲去,然而斥力和爆炸又同时发生,蓝杨两人再次帮助铁能力者避开攻击。

“这是打定主意要阻止我?”叶梓川冷笑道。

说到底还是控制的金属太少,没法施展全力,既然如此,那就先制造武器。

叶梓川将身边数千座金属椅凭空浮起,花费十秒时间压缩凝聚,最后出现的是数千颗网球大小的黑色金属珠子。

数千颗黑色珠子在凝聚完的瞬间就射出,斥力与爆炸也在瞬间产生。然而珠子数量太多了,斥力与爆炸并没有全部阻止,经过两层阻拦筛选后的剩下数百颗黑色珠子像被磁铁吸引一样,一个接一个地撞在铁能力者身上,很快,一滴滴鲜血顺着黑色珠子间的裂缝落下。

没有惨叫声,有的只是金属碰撞的摩擦声,铁能力者死了,他是被挤压死的,哪怕他是动力装甲加上A级改造体质也不可能面对这么多金属珠子的撞击还完好无损。

叶梓川挥手召回,数千颗沾着血肉的黑色珠子和三十颗钨钢珠子都飞回身边。

现在武器已经够了,哪怕是蓝杨两人,如果不在近处施展能力,也无法阻止叶梓川的行动。毕竟控制力是会受距离影响的,超过一定距离,能发挥的控制力有限,如果蓝杨两人真想阻止叶梓川,现在就该现身了。

就在叶梓川准备让珠子再次射出时,一道向着地面释放的斥力场突然出现,珠子们不约而同地向下落去,很快又被叶梓川稳定住了。

“终于按捺不住了?不如露下面如何?”叶梓川说。

“如你所愿。”

空中正与部队所属战斗机对峙的其中一架战斗机打开了后尾舱,一个与其他袭击者同样穿戴着红色动力装甲的金属身躯飞出,迅速降落到叶梓川身前数百米处。

“你是谁?”

“我是杨建光。”来者说,“我们无意与你为敌,即没对你出手,也没阻止你救人或者离开,再说你也不是部队队员,没有必须帮他们的理由,不如我们各退一步?”

“哦?那上星期的暗杀是什么回事?那叫无意为敌?”叶梓川问。

“暗杀?不存在的事。”杨建光矢口否认。

叶梓川笑了:“少开玩笑了,那分别就是你们手下的行动!除了你们不会有其他人了!”

“那我们承诺,只要你不出手,我们也不会对你出手,如何?”

“有意思,要说的就是这些废话了?”

“也许你不会信,所以你也可以当作威胁——如果你出手了,我们日后必定会报复。毕竟你总不可能一直躲在动力装甲里。”

“结果还是废话,我算是看出来了,大概是你某个手下快晋级了,需要人命吧?你怕我伤了他是不是?我岂会让你称心如意!”

叶梓川大喝一声,数千颗黑色珠子彼此间融合,化作数十道黑色洪流,瞄准在场所有袭击者射去。

“你若是出手,我也会出手,这样只会加快无辜者的死亡!”

杨建光争对黑色洪流施展全方面的斥力压制,就像用一层层网罩住桀骜不驯的野兽,使它们的移动速度变慢很多,慢到袭击者们能够轻松避开。

“这话从你口中说出简直可笑至极!”

叶梓川操控起更多的金属椅漂浮在空中,数座金属椅融为一体,化为一道道黑色洪流,这些黑色洪流刚一诞生时移动速度很快,过不了多久就被杨建光施展斥力压制,变得难以动弹。

但这是有极限的,叶梓川随时可以放弃控制的金属,而杨建光必须全部盯着。这跟曾经用大量钨钢珠子威胁异邦人首领时类似,如果对方打算施展大范围作用的能力,那只要自己的武器变多,多到对方难以招架就行。

那次较量还没开始,对方就投降了,但这次谁都没有投降。

黑色洪流越来越多,从数十道增加到数百道,像是一条条黑龙般盘绕在叶梓川身周。

当叶梓川将会场百分之八十的金属椅都化作武器时,终于有一道黑色洪流感觉不受斥力的影响了,那道黑色洪流出现的瞬间就向着最近的一个袭击者冲去。

黑色洪流击中那名袭击者时突然张开,像巨龙张口撕咬般抓住袭击者,然后挤压——“砰!”

那名袭击者当场死亡,血液像火花一样爆开。

“混账!”

“给我死!”

周围的袭击者怒声出手,纷纷对准叶梓川施展能力或启动激光枪。

一时间植物、冰柱、石块或者某种气体、液体,除了金属以外的各种物质和激光像表演一样出现在叶梓川身周,但是这些并没有造成伤害,叶梓川身周的数百道黑色洪流替他抵挡了这些攻击。

“到我的回合了吧?”

叶梓川将最后部分的金属椅也融化为黑色洪流,现在这些洪流足有整整一千道了,杨建光的斥力影响似乎只对其中八百道有着压制,其余两百道只会承受轻微的、向下方向的斥力场影响而已。

这两百道黑色洪流向着四周冲去,它们将会不受任何控制地击杀袭击者,或许其中会有部分被拦下,但最终仍会达成目标。

“住手!”

另一名S级超能力者终于也按耐不住了,又一个穿戴红色动力装甲的金属身躯从战斗机上落下,在他出现的同时,还伴随着剧烈的、连环的爆炸声。

难以计数的爆炸在两百道黑色洪流前发生,那些爆炸成功将黑色洪流粉碎成金属碎片。

“现在你要面对的可是两名S级超能力者,还有最后收手的机会!”蓝世爵冷冷道。

“与其劝我住手,不如试试在增援来之前击败我?”叶梓川说。

“看来你对你这身装甲很有自信——”

“小心!”

话音刚落,叶梓川猛地被甩离原地。

原地发生了一场不算大也不算小的爆炸,似乎没有造成影响,动力装甲也处于完好状态,然而叶梓川的左手不知为何却烧伤了。

“居然能躲开?”蓝世爵吃了一惊。

“谢了,小瑶。”

叶梓川冷汗直流,刚刚其实是被小瑶甩开的,若非如此,现在动力装甲里的他已经是一块血糊状了。

“毕竟被拜托了躲避偷袭嘛!不过刚刚是那个杨建光没有争对你施展能力,下次如果爆炸加上斥力一起攻击,我可不确定能不能躲开。”小瑶说。

“我知道,现在只能拉开距离,并且不停留了。”叶梓川点点头,他正在空中漫无目的地飞舞,不敢离蓝杨两人太近。

但这样自己对金属的控制力会有所下降,想要阻止在会场里的袭击者就难了很多。

“现在你该明白,我可以无视你的装甲、直接在你身体所在位置引发爆炸了。所以我们继续交涉吧,你现在走,我们不追究你。”蓝世爵说。

“不可能!”叶梓川毫不犹豫地拒绝。

“是吗,那么袖手旁观也行。”蓝世爵似乎不觉得意外。

但叶梓川确实没有再出手,蓝世爵加上杨建光足够有能力杀掉他了,再怎么说也得先保护好自己才是。

仔细算算,袭击发生到现在也有好几分钟了,最多两分钟,不算更远方的侯龙,李远东、刘惜之也该到了,等到那时再出手可能比较明智。

现场仍在发生死亡,已经有超过一半的人死了,部队队员也开始出现牺牲者,但在场的S级超能力者谁也没有出手。

就在大家以为要僵持到部队增援出现时,打破现状的却是舞台中心的歌星东方静:“詹华,你出手帮忙吧。”

“可我的首要任务是保护你。”詹华说。

“保护我不等于见死不救,他们都是我的粉丝,是受我牵连的,如果不出手保护他们,那我就算平安无事又有什么意义!”

“那……好吧。”詹华施展能力,将原本施展在身周的能力场呈百倍扩大,扩大到覆盖住全场,在他的能力场范围内,所有袭击者都感到一种束缚感。

“这、这是什么回事!”

“动不了!好难动!”

袭击者们纷纷惊诧,这下他们不都变成靶子了吗?

杨建光急忙出手,他也增强了斥力场作用,让部队队员同样无法动弹。

“詹华,住手!”蓝世爵冷冷出声,一道爆炸在詹华头顶出现,但出现后却被迅速压缩,并没有造成伤害。

“我不会让你爆炸的!上面那个控制金属的超能力者,我是静止能力者!我帮你压制他们,你出手解决他们!”詹华喊道。

“顽固不化!”蓝世爵冷笑一声,再次引发一道爆炸,这道爆炸直接出现在东方静左臂,虽然很快被静止场压制,但东方静的左臂已经被炸得血肉模糊。

“啊!”东方静疼得跪倒在地。

“静!”詹华大吃一惊,

“这是第二次警告!你也就罢了,你要保护的可是个跑不掉的普通人,不想她被我炸死的话马上解除能力!”蓝世爵说。

“我知道了!”詹华急忙解除能力,“不要攻击了!”

“放心吧,我们也不打算到处树敌,而且你们可以走的,要是不忍心清理堵住通道的人,我们可以帮忙。”杨建光说。

“你什么意思?”詹华脸色有点难看。

“别想多,只是提出建议而已。”杨建光说完,挥手一甩,竟真的帮他们清理出了一条通道,“请走吧,不过不要回头了。”

“等等!詹华!我们不能就这样走!”东方静连道。

“别说了!先保证你的安全!”詹华扶起东方静,跟旁人挥了挥手势,向着通道走去。

“对了,千万不要回头啊,你也不想你父母和妹妹躲到天京也提心吊胆吧?”蓝世爵慢悠悠地说。

“你!”詹华双眼怒视,“绑走小雪的人是你们!?”

“不要误会,我们只是听说了那件事,不过你能当作一个善意的警告想就好了。”杨建光说。

“嘁!”

詹华咬了咬牙,继续扶着东方静向通道走去。

“这家伙什么回事……负责来搞笑的吗?”叶梓川看见詹华等人不但灰溜溜地离开会场,还驾车离开了,简直无语至极。

“好在增援终于到了。”

叶梓川远远看见一架巨型战斗机正在飞来,那是飞鸟一号,李远东、刘惜之和部队里剩下的超能力者都在上面。

飞鸟一号接近后并没停下,而是直接后尾舱打开,十名身穿暗银色动力装甲的金属身躯从里面跳出,直接向着会场降落。

“叶哥,钨钢珠子在战斗机上,要全部扔出吗?”通讯系统里传来指挥部人员的声音。

“麻烦了。”叶梓川回道。

不一会儿,战斗机底下的舱门打开,一箱又一箱的珠子被抛下。

叶梓川也向会场落去,落去的同时引动钨钢珠子围绕在身边。但在这时,一个人影却从会场向上飞来,挡在叶梓川面前。

“叶先生,不妨停下脚步,在这里与我交战如何?”来者说道。

“只怕你不够资格。”

“够不够,就让叶先生请教一下了。”

与此同时,敌对战斗机底下的舱门也打开,一箱又一箱的黑色晶体被抛下。

“那是什么?”小瑶问。

“可以感应到不是金属。”

“在下司徒云泽,硼能力者,刚刚新晋S级,不知叶先生可愿赏个面子?”

原来那些黑色晶体是硼吗?叶梓川两人恍然大悟,所谓硼,是非金属单质中硬度仅次于金刚石的东西,即使跟钨钢相比,也仅差一点。如果处于同等层次,拥有同量武器,对方确实有资格与叶梓川周旋一番。

只是为什么事到如今才放出那些硼?是之前一直在隐藏实力?或者是要晋级后才能够大量使用?

“既然你说你是新晋S级,却还想阻止我下去,难道下面还有一个快要晋级的A级超能力者?”叶梓川问。

“我觉得叶先生现在可没有余力管其他事了哦?”司徒云泽伸手挥动,无数颗黑色晶体像夜里划过的流星,悄无声息地向叶梓川射去。

“是吗,那就先解决你再说!”叶梓川远远拉开距离,同时控制钨钢珠子朝对方射去。

钨钢珠子与黑色晶体碰撞,发出激烈的摩擦声与若隐若现的火光,就像两军在隔岸交战,用炮火对轰,势均力敌,就看谁先坚持不住。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我的明星师傅我的明星师傅蜡烛的独舞|都市我啊,有几个师傅,大师傅武功盖世,二师傅精通各种热武器,三师傅医术超群,四师傅无所不通,五师傅那叫一个美啊。虽然他们都很厉害,到没有我厉害。因为我是天才啊。偷偷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我五个师傅,都是大明星。
  • 灵盆记灵盆记甘溪山人|都市春桃秋菊各自开,四季更迭谁言改; 他日我若为春神,百花齐放蝶自来。 一个小人物,偶然奇遇上古仙器。一朝功成名就,红袖添香;却也卷入上古疑云,九死一生。看似一路坦途,实则步步惊心。得失之间,早已因果注定……
  • 最强快递员最强快递员五里亭|都市陈青遥的人生信条很简单:不做则已,一做最好。就算是做快递,也要做到地球最强!
  • 大内侍卫在都市大内侍卫在都市洲洋.QD|都市他,曾经是中南海最年轻的特级保镖,也就是俗称的大内侍卫,在一次的陪首长在欧洲访问,一个皇家御用占卜师,给了他走了一卦,说二十二岁后就会命犯桃花,会有大劫。在他过完二十二岁生日当天,他因为欧洲的事东窗事发,被秘密转业回来。回到都市后他低调的生活着,找了一个最不靠谱工作,收废品。可命运始终与他开着玩笑,一系列的都市美女以各种方式出现在他面前时,他却被动的与她们产生冲突与误会,最终他与她们将会发生什么故事?美女,优秀的极品美女将在书中粉墨登场,富豪千金、漂亮警花、高级白领、空姐………
  • 都市极品男神系统都市极品男神系统申西徒|都市琴棋书画样样擅长; 天文地理轻松贯通; 考试、打球、赛车、音乐、医术、武道……只要拥有足够的积分,就能通过都市极品男神系统来兑换。 简单来说这就是废柴学生林寒偶获都市极品男神系统,从此走上迎娶白富美的故事。
  • 我和僵尸有个约会之斗转星移我和僵尸有个约会之斗转星移没有那么简单|都市序在经历过2000年将臣、女娲灭世和2004年人王、圣母大战之后,世界逐渐趋于平稳,那些当世的神:死的死、伤的伤、退隐的退隐,没有了神的主宰,人们开始自由地掌控自己的命运。人王、圣母大战之后,圣母随着命运一起被毁灭了、筋疲力尽的人王选择了退隐、身心俱疲的完颜不破带着对圣母的无限想念去到了世界的尽头、为了救世以肉身化为利箭的地藏王其元神回到地府闭关养伤、毛优.凯瑞和大R在战斗中阵亡,他们死后都在地府留任、而况天佑和马小玲在教堂里完成了他们的婚礼之后就消失不见了....劫后幸免于难的况复生来到教堂的时候,只看到马小玲留在地上的婚纱,他不停地呼喊着“大哥佑和小玲姐姐”但是却没有任何人能够回应他。
  • 超级休闲系统超级休闲系统逍遥小王子|都市清纯校花,御姐白领,护士警花,在超级泡妞系统的助力之下,对主角通通产生了好感。
  • 悲剧之王悲剧之王牛三荆|都市简介:小说和电影《喜剧之王》一样,是一部小人物的爱情和奋斗史。也讲述了男主角和他的小伙伴,几个普通八零后大学毕业生,在陌生城市留下的浮夸、荒诞的青春。这是我写过最虐心的文字。是因为小说里的人物,没有半点尹天仇和柳飘飘的幸运。我没有夸大什么,在那个时候,故事,就是那个样子。真正悲剧的人生,不是努力过、抗争后,仍在原地打转。而是拼尽了全力,却发现,自己进退失据.岁月一如既往的高冷。蝼蚁一般的那些人和青春一起,如同一朵七彩祥云,早被狂风吹散,尸骨无存。我在她们消逝的瞬间,忍着剧痛,将其刺青在心底。
  • 重生之我是阎王重生之我是阎王笨鸟飞飞|都市扶跌倒的老奶奶,被讹诈,走霉运有木有!偶遇鸿钧,成为地府掌管着,金手指有木有!管你富家子弟,纨绔大少,惹到我统统下地狱的干活有木有!且看新一代阎王常啸行走都市,惩恶扬善,顺便美女金钱,哦不,事业爱情双丰收的故事。
  • 一人未老一人未老柳思殇|都市一个不老的男人,活了数百年。原本以为会一直长生,可是直到这一年,一切都发生了变化……不老的秘密来自哪里,谁会解开这个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