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滚动排行政务暖闻 国内国际社会军事辟谣知事 文化司法投诉图片视频 体育娱乐财经科技专题
首页资讯新闻社会正文

上海“杀妻藏尸案”被害者父母经历的这1200多天

新浪新闻综合2020-06-04 14:59:353阅

原标题:上海杀妻藏尸案凶手今被执行死刑,被害者父母经历的这1200多天

来源:东方网

6月4日,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上海二中院已依法对在2016年10月17日杀害妻子杨俪萍的上海杀妻藏尸案凶手朱晓东执行了死刑。

上海杀妻藏尸冰柜案,这件2017年起引发外界极大关注的凶杀案,终于在2020年的夏天,告一段落。

一年前的2019年7月5日,被害人杨俪萍父亲杨敢连从完成二审宣判的上海高院走出来,该说的、想说的都已讲过,他也不想再提凶手朱晓东。

维持死刑原判。

在现场,他感谢了司法机关、感谢了律师、感谢了网友和媒体关注,最后在摄像机前留下了一句“自作孽、不可活”……他和身后的妻子,一对花甲之年的上海夫妻,忍着丧女之痛,扛过了过去的2年多。

那天,老杨的双眼有些红肿,本以为是休息不好。3天前的6月1日,我们去探访老夫妻俩,老杨才说,其实当时他的右眼已经基本看不清东西了,大概是2019年2月时,他开始感觉看东西很模糊,去医院检查,医生告诉他,“眼睛周围的血管中风了”。

“医生说跟心情也有一定关系……”之后经过一段时间治疗,视力还是不见好转,老杨也就顾不上了,因为那时,女儿的案子还悬在心中。

记得2017年11月一审开庭那天,老杨一家穿着“杀人偿命”的T恤,集体出现在上海二中院门前,应该说从当年2月朱晓东自首后案情被曝光,这家人那一整年都沉浸在极大的痛苦和愤怒之中。

到了次年8月的一审宣判,等我们再见老杨时,问他,“如果今天的结果并不如预期,你如何打算?”老杨当时说,“目前只考虑今天的事,如果结果不满意,那明后天再做打算。”

可以说,这个回答滴水不漏,这份淡定和理智,当时很难与一个失去了独女的60岁老父亲相匹配上。当然,这与他的警察身份密不可分,当年退伍后,老杨在铁路公安工作,一干就是几十年。

也许,他见过听过不少恶性案件,直到这次,他成了事件当事人,仍能够强忍着悲痛,配合调查、应对媒体、扛起家庭……

去年夏天,我们第一次去老杨家,是在上海桃浦的一个普通居民小区里,这里大多居住着从市区动迁而来的老上海人,两室一厅的房子,被收拾得干干净净。

家里养着一只猫和一条狗,老杨说,猫是女儿的闺蜜当年结婚后一直寄养在他们家的,狗则是他从菜场里捡来的,至今已有近10年,“那时候我去买菜,它就盯着我,连着盯了两天,我想还是带回来养吧。”

那天,屋里一角放着一些还没开封的油和米。老杨说,这都是热心网友送来的,实际上都是打听到地址,让快递送上门来的,他们实在拒绝不了,“还有很多想送东西,我们都拒绝了,大家的心意我们领了,能关心我女儿的案子就够了,我们经济上没有困难,不想给大家再添麻烦。”

事情发生后,老杨的生活习惯改了不少,平日里晚饭时,喜欢喝点黄酒,但女儿出事后,老杨说,黄酒变成了白酒,这样,晚上才能睡得着觉……

一审开庭与宣判之间隔了大半年,二审宣判到最高法复核又隔了近一年,邻居、朋友、亲戚都让他去问问法院,或者找找媒体,能让案子快点有消息。但老杨说,“我不想去问,我相信法律,也不想去添麻烦。”

于是,很长时间里整个家里都很压抑,但实际上老杨事后说,他心里很焦虑,手机天天不离手,生怕错过什么。

去年11月21日,最高法来过电话,按程序询问老人对一审、二审判决的意见和想法,老夫妻俩的诉求依旧。

一直到今年5月底,老杨才发了一条微博,第一次向外界表达了焦急的情绪:“在这期间,全国出过好几个案子,都判了,也执行了……”在家里的笔记本上,他梳理了好几个案子的办理过程。

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对于女儿,老父亲有他的执念。

比如一审庭审时,根据各种证据,朱晓东此前供述的犯案时间并非实际犯案时间,根据他盗用妻子的信用卡消费记录,10月18日实际上是10月17日,听到这里,老杨在庭后第一时间就找到了墓园,重新制作了女儿的墓碑。

又比如,女儿的一辆小轿车,出事后一直停在小夫妻家楼下,公安机关完成调查后,他找清障车把已经积满枯枝烂叶的车运回了自己小区,尽管不开,仍定期悉心养护;3天前,我们去探望时,发现车还停在楼下,外观仍是干干净净,轮胎上还特意摆了防狗屎的挡板……

再比如,家里的小房间仍是女儿出嫁前的样子,抽屉里、书架上还摆着女儿的物件……在他心中,这些都成了寄托。

相比于老杨,杨俪萍妈妈洪桂珍这几年的变化同样很大。

从她给我们看女儿刚结婚时她自己的照片,到这些年来在各种场合见到她,杨妈妈的白发明显越来越多,二审宣判开庭前遇到她,气色要比以前好了一些,但白发看上去更多了。

她说,“我已经扎起来了,里面还有很多。”此前采访时,亲戚们也说,杨妈妈以前挺注重衣着打扮的,但女儿出事后,这些事情就都不讲究了。

记得一审宣判时,杨妈妈当天特地穿了一件新的T恤,但走近一看,上面的尺码标签都没撕掉……对她来说,在女儿的事情面前,很多事都已经顾不上了。

有一次,我们去案发的小区采访,小区里盛传被害的女方父母并非原配,在管教女儿上本就存在问题,事后证实,这是一则谣传。杨妈妈听说之后,尽管有些气愤,但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至今令她最懊悔的,是最后一次见女儿。她曾经向我们回忆,案发前3天,女儿其实已经在朱晓东的怂恿下从学校辞职,“那天女儿说想吃火锅,我还回她,火锅什么时候吃都行。”

当天,杨俪萍匆匆回娘家取了冬天替换的衣服与鞋子,朱晓东也跟着一起来了,“现在想来,她是因为朱也一起来了,就什么也不说了。本来,估计是要告诉我辞职的事。”如往常一样,杨妈妈当天贴心地将女儿女婿送到楼下。

而这一次,竟成了母女间的永别。

从二审宣判到复核,隔了将近一年,老夫妻俩慢慢恢复了一些社交活动,比如去年中秋节去亲戚家聚餐,杨爸爸还参加了一次同学聚会。

去年冬至,他们照例去给女儿扫了墓(按照上海人的习惯,亲人去世三年内清明、冬至都是当天扫墓)。

而疫情中的除夕,老杨亲自下厨,给亲戚们烧了一桌年夜饭。

如今,最高法复核,朱晓东被执行死刑。过去这忙忙碌碌的近四年也将告一段落,当一切平静下来,希望老夫妻俩保重身体,未来一切都好……

来源:东方网·纵相新闻 许明 冯茵伦 丁一涵 贾天荣 蔡黄浩

制图:东方网·纵相新闻 刘嘉仪

责任编辑:范斯腾

评论列表共0条

    今日推荐

    首页资讯新闻社会正文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